手机行情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手机行情

五行奇门第两百零五章黎明营养

来源:大理手机网 时间:2021.01.10

五行奇门 第两百零五章 黎明

第两百零五章黎明

“老家伙,看来,这竞药大赛,应该还是不错的。”

“似乎,好像,还不错。”

“那,咱们去还是不去?”

“不去!”

高寒看着那面色不屑的奉天钊,哑然,他的手上,拿着的,正是那自称是离火之人所赠的请帖。

烽无迹的注意力显然没有在那请帖之上,他面色怪异的看着高寒,上下扫视了许久,看得高寒面色都是微微变化了些许。

“老家伙,这般看着我,你却是想干什么?”高寒淡淡问道。

“小子,你,当真没一点异样的感觉?”烽无迹试探着问道。

高寒面色古怪,不明白奉天钊口中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“异样感觉?你要是这么说,还真有一点!我就是觉得我这浑身有些酸痛,不得不无功而返。脑袋也有些难受……”高寒面上淡然,一抹回忆之色。

烽无迹哑然,无奈摇头。

窗外,依旧残存着微微的清冷月光,只不过,已是所剩无几。天际,大片的光亮已是隐隐欲动,泛起白光。

再过不久,天就是要明亮起来了。

高寒在一刻钟之前,便是清醒了过来。但是,他似乎并不记得之前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的事情,除了一身微微的疲惫,他却是感受不到什么其他的东西。他那险些走火入魔的状态被奉天钊提及时,他也是吃了一惊,他自是知道那走火入魔的可怕,只是没想到,有一天这种情况竟是回出现在他的身上!不过所幸的是,他并没有完全的走火入魔,不过,仍是有些后怕!若他真的走火入魔而去,后果,却是难以想象!

他心中疑惑无比的,却是奉天钊口中所说的自己那走火入魔之状态退去时的诡异情形!照奉天钊所说,他这种状态乃是在一瞬间如潮水般退去的,极为迅速。而且,依照奉天钊的感觉,他的体内,却是有这三种相似却又是有些区别的力量,这三种力量,一方面可能是这次他走火入魔瞬间强烈至极的原因之一,另一方面,也可能与他这种状态迅速退去有着关联。

努力回忆之后,高寒也终于是想起了些什么,面色微微黯然些许,那一幕,却是他最不愿意提起却也是他最难以忘却的。

“高家……”他喃喃道,面色微微苦笑,旋即恢复如初,淡然一片。

“我记得在某一刻我有着一种强烈至极的危险之感,但是心17岁侯逸凡下一步追赶小波尔加中却是牵挂着太多的事情,心中的感觉告诉我,不能够就那般沉沦而去,而后,便像是承受了撕裂火烧般的疼痛,最后,那种感觉终于是消退而去,我想,那个时候,应该就是我从那走火入魔的状态恢复过来的时候……”高寒慢慢回忆道,看向奉天钊。

奉天钊微微点头,而后看向高寒的双眸,认真道:“小子,我觉得我应该提醒提醒你。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些什么,或痛苦,或难忘,这些,都将是你修炼路上的不稳定因素,随时都是有可能爆发,就像之前一样,有时候,就连你自己都可能不知道那些被你压抑着的东西何时会爆发出来。修炼最忌心神不一,这些,你应该都是明白。”

高寒微微点头,这些,他又是何尝不知?只是,有些东西,还真是奉天钊说的那般,即便是他自己都是难以掌控,指不准在某一刻便是会爆发开来!若是在平时,还好,一旦像这次一般在紧要关头袭来,后果,却是难以想象!

“或许,只有一种东西能够起到作用。”

“什么?”高寒问道。

“你的精神,你的意志!”一瞬间,奉天钊给高寒的感觉,却是完全不同了起来,宛若百事皆知的仙风道骨之人,飘飘如隐士高人一般。

“我的精神,我的意志……”高寒喃喃道,像是明白了些什么。

“老家伙,我在想,你究竟是什么人……”高寒又仔细端详起奉天钊来,蹦出这么一句话。奉天钊一怔,面色却是变得茫然起来。

瞧着那面色的变化,高寒已是明白了几分,“看来,你是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倒是更好奇你的身份了!”淡淡一笑,高寒缓缓低头,看向手中的请帖。

奉天钊依旧是那副茫然的表情,“我身上,似乎少了些东西,以至于我的记忆总是不完整……”

高寒猛地抬头,有些怪异的看着眼前的苍老身影,耳边不住的回响着刚刚那句话。对于如今的高寒来讲,这种别人听起来莫名其妙的话语,他却是有着另外的一种感觉!如果他没有接触那本五行医书,或许,他并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!

他记得,药书中,有着这么一句十分简单,宛若平日里的用语之言,是这样讲的,“我忘了一些事情,记得一些事情,我以为是自己老了,即便是有着一身修为,却也是在时间与死亡之前没了信心。但是,我错了,原来,并非我的生命快要走到尽头,而是我的主魂之力受到了损伤,而由这一魂损伤所引起都可以正常游戏。的却是其余两魂以及七魄遭受不同程度的损伤,我将这一干病症记下,以示参照!所见甚罕,故将其称作魂破之症!”

看起来,这更像是自述,若以此推断,想必便是那曾被高寒称呼过一声“师傅”的、也是这五行药书缔造者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了!

若那奉天钊正是这药书中所描述的这种情况,那便是有着方法能够将其医治好!高寒心中一动,微微有些欣喜,同时也是充满了好奇。

“老家伙,你想不想试试把那些你记不得东西,都重新找回来?”高寒淡淡一笑,却是问道。

奉天钊一震,目光闪烁,“小子,你难道知道我这般情形的原因?”

摇摇头,高寒道:“不知道,但是你这般情形,却是与我那本《五行药书》之中所记的一些内容极为相似,若是允许我大胆推测半分,我想,或许你这正是药书中所记的症状!”

“是病?”

“不是,应该是一种创伤,名曰‘魂破之症’!”

“魂破之症……”喃喃自语,奉天钊心中却是有些起伏不定,但是,心中却是一直有着一种渴望,他也是极想知道,那些自己记不起来的东西究竟是些什么,还有自己的身份又是什么,或许无关紧要,但是,他就是想知道。

“老家伙,其实我也不太确定,那本药书乃是别人所赠,到现在为止,我只是看了数遍而已,其中的很多东西,我都是没有上手实践过,至于那些文字言论,我也并不知道是真或者假,还有那好多种丹药,药饮,药散之类的东西……”

“没事,小子,我相信你!”奉天钊淡淡道,面色没有丝毫的异变。

高寒一怔,如此片刻之后,却是憨笑一声,心中,些许的暖意。

曾几何时,他却是听到过这么一声,只是,恍惚这么许久过去,那道身影如今,是依旧在帝都之中等着他,还是早已奔出帝都踏上广阔大陆追寻修炼的康庄大道了?这些,他都是不知晓,也无从知晓。

“丫头啊……”心中默叹一声,良久无言。

其实,高寒在看那《五行药书》关于刚刚那一段文字的时候,却是遗漏了少许。他忘记了,那一段文字最后,却是还有着另外的八个字,“唯有药师,方显此症……”

屋中陷入沉默,高寒也没有继续看那请帖,缓缓盘坐而起,双眸渐渐闭上,原本还有些紊乱的气息也是慢慢平静了下来,进入修炼的状态。将心神探入体内,一声轻咦,他发现,自己体内的水系寒气似乎比之前强上了一倍有余,而且,原来那种隐隐的压抑之感竟是丝毫不剩了!当他还处于伪融灵境时,每次探入心神到体内,运转水系寒气之时,都是会有这一种淡淡的桎梏感,那种感觉并不强烈,但是只要有着那种感觉的存在,当他体内的寒气运转到极致的时候,都是会有这极为明显的束缚,让他不得不缓和下来,这便是伪融灵境较之真正的融灵境的不足了,融灵境修士一念动,引周身浩瀚五行之气毫无阻塞之感,而且即便是运转到极致,只要身体承受的住那种庞大五行之气在体内滚荡的负荷,便是没有丝毫的束缚与不舒服之感,届时随手一击,都是恐怖异常,足以灭杀数十道普通修士了。但是伪融灵境便是不同了,毕竟还没有达到真正的融灵之境,所以,总归是没有融灵境那种奇妙舒服的感觉!

高寒心中一喜,脑海之中一道想法掠过,就连他自己都是有些难以想象,“突破了?”

只是,这,似乎也太怪异了。化五到融灵,乃是一道困难的门槛。哪个修士突破融灵境的时候不是风云变色,声响震天,难道他高寒,就这般悄无声息的就突破了?

丹田之中,似乎更加宽敞了些,同时一股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感觉渐渐浮上心头,一股新的力量渐渐传至全身各处,正是水系寒气,高寒修炼了十多年的水系寒气!

手掌结印而出,高寒面色一怔,有些不敢相信起来!在他四周,一开始,并无多少白色之流出现,但不到数息,已是化作茫茫一团,庞大无比,面对着一时之间突然庞大起来的浩瀚水系寒气,高寒竟是有些微微的呆滞!

“竟然真的,突破了!”

一旁的奉天钊也是微微咋舌,道:“这小子,真是个怪胎……”

不过,喜悦很快便是被冷静所替代,高寒结出的手印缓缓散去,他身体轻轻一颤,那原本笼罩着他的茫茫白气却是尽数散去,再次飘散在空气之中,不多时,屋中便是彻底恢复了平静,宛若什么事情都是没有发生过。

高寒沉下心来,缓缓吞吐着气息,调息着身体。

丹田之中,那紫色圆球轻轻颤了半分,却是再度归于平静。

而离这间屋不远处,那青老的房间之中,一道轻轻的声音低低响起,淡然无比,“突破了,有趣,这小子……不过,明日了,还是得与我完成那笔交易,八百枚五行石啊,可不是个小数目……”

之后,便是没了声音。

天际的亮光愈来愈盛,鱼肚白点缀了茫茫一片,新的一天,却是终于到来!

昆明治疗妇科
黄冈市白癜风医院
石家庄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